莱茵河畔没有桥

脑洞堆积处,不要随便抱哦~

杂食动物无所畏惧,
沉迷雷卡无法自拔,
屯脑洞中试图开坑,
懒癌晚期肝力不足。
。。。
不管了,干就行了

日常废话

大学了
军训了
拉歌了
这都正常。
但我一个人教六个连唱军歌
??????
_(:з」∠)_

呜呜呜呜卡卡小天使生日快乐!!!

一直都很后悔没能早点认识你,
幸好时至今日,我仍有爱你的机会!
这是我第一次给你过生日,今后不管你有多少个生日,我都想陪你过。

生日快乐!我最喜欢的卡米尔!

七创社:

9月5日,可爱的卡米尔,生日快乐呀~

卡米尔小天使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些私设

想到了就屯一屯,没准以后写文用(←滚吧你一篇都没有产出来!)

1.雷狮离开雷王星之前一直是长发,因为皇室规定的皇族子弟统一制式的发型。

2.卡米尔进城时就是短发,因为是私生子所以没有被规定约束,短发和异于皇室的蓝色眼睛都成了他血统不纯的象征,也因此屡遭欺凌。

3.雷狮第一次见卡米尔就觉得这短发蓝瞳怎么看怎么顺眼,心血来潮才出手相助。

4.离开雷王星的前一晚雷狮剪了长发,看了看短发的自己觉得后面没有东西坠着不习惯就找了条头巾系。

5.卡米尔悄悄收起了一绺雷狮的头发,藏宝一样的藏了好多年,被雷狮发现之后不由分说的拽下一根自己的头发结在了一起

先这样,想到再补

以后这个博就拿来屯脑洞了

想写是非常想的,然而懒癌晚期_(:з」∠)_

会把一些脑洞记录在这里,不是很有意思就不要随便抱了吧🙏

如果在这里看到感兴趣的梗可以催我产出,会尽力写好的!

凹凸雷卡only,目前就在坑底。吃逆但不会产,其余杂食,只要好吃什么都吃,没啥雷点,会避开对家。

不怎么混圈,吃过的cp很少,也很杂,什么都吃那种。想拓展一下粮圈,欢迎给我安利(ღ˘⌣˘ღ)

发博基本不打tag,看到的都是有缘人。

嘛。。先这样

乐队梗看多了,想看街舞梗

脑补了一下街舞雷超帅的啊!全身过电的雷总跳Popping和Breaking都很带感啊

私心想让卡卡跳鬼步,围巾掩住半脸,帽沿敛下一片阴影隐约透出沉寂的海蓝眼眸,身形瘦削气质内敛,右眼微眯给视野中的灯红酒绿滤上一层模糊的光影。动作灵巧而又不失力道,踢踏踩跳跺节拍完美压点,腿。。。^q^不行了

莫名感觉格瑞可以跳机械舞,加上一点震感Popping配上一张面瘫脸真是。。啊~

中规中矩的锁舞也和格瑞很搭,虽然霹雳舞看起来更炫不过感觉不太适合寒冰湖少年。

安哥大概就是最经典的Locking,比格瑞更加绅士风一些的锁舞,或者风格稍稍柔和内敛一点的爵士。恶搞一下还可以让安哥尝试一下骑马舞🐴(bushi)

金宝和佩利比较适合Hiphop,嘻哈风这两个很能get来的!特别是佩利,可以自行脑补一下跳着小丑舞的大狗狗

帕总那么撩不跳Raggae和Waacking真是太浪费了,不过帕总那个切黑(不切也黑)这要是跳到一半突然来个Turfing还是特夸张的那种配上帕帕诡异的面容再来个邪气的笑怕不是要吓翻全场。

雷德绝对是Popping,还有比震感舞和机械舞更适合改造人的吗?

嘉德罗斯能搭上的只能是Breaking,撑死了再算上个Popping,面对稍低级一点的Locking大概瞅都不会瞅一眼

雷总要撩人的话也可以跳甩舞或者Raggae,热情狂野的动作配上雷鬼音乐简直秒秒钟撩遍银河系

不过雷总跳Raggae肯定和帕帕不一样,雷总整体风格走炫酷狂野的Breaking和自由随性的Freestyle,相比之下甩舞和雷鬼都比较偏性感风格,撩雷只能是摄入部分雷鬼元素。帕帕的才是标准的Raggae。

再说就雷总那个随心所欲的个性,更多的还是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Freestyle,没准尬舞来了兴致或是突然灵感爆棚,曳步踢踏甚至是芭蕾都给你加上了(bu)

凯佬毫无疑问是JAZZ和Raggae,Breaking可以加一些但是到不了嘉嘉雷总的程度

紫糖和柠檬不太适合这种帅帅的舞蹈,那他们就是后期,灯光服装什么的(或者可以跳芭蕾)

呆毛姐弟只能是现代舞和Hiphop。莱娜小姐是Popping和Locking。鬼狐也是Locking,然后四处借鉴别人的Freestyle形成自己的一套体系。

银爵尬舞怕是直接黑屏(划掉)应该和格瑞差不多,锁舞霹雳舞震感舞都可以

就这样,凹凸街舞团。

你们可以出道了!

Ring~Ring~Ring

学pa日常,主瑞金雷卡

一点也不好吃的粮渣

写的太烂坚决不打tag(>﹏<)

就。。。肝了半天还只有开头没剧情,等我有时间再补吧_(:з」∠)_

下面正文
↓↓↓

学校的课时铃坏了。

格瑞掐着一管中性笔,皱着眉头让精力集中在面前张牙舞爪的立体几何上。聒噪的铃声从门缝渗入,伴着挂钟“嘀嗒”的协奏曲合演了一首长达7分钟的交响乐。

今天这铃坏得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所造成的效果并不是老师们喜闻乐见的“主科目连堂”或“无限制拖堂”,却也同样令在校学生苦不堪言。

开始时间不定,持续时间不定,结束时间不定。

从上课到现在,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不下三次。上一波响铃的余音还绕着房梁打转,新一轮的噪音轰炸又叫嚣着刺入了耳膜。原本安分守己每天定时发布且持续时间标准的课时铃似乎决意要将“不可预测”这一新特性贯彻到底。只是苦了这帮饱受题海摧残的学生,在未来与竞争的双重压力下还要忍受外界环境的折磨。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丝残响才终于在满是油墨味的空气中消弭,心底的躁动不安也逐渐被计算和公式埋没,落笔的“沙沙”声又显了出来,竟也难得令人感到了舒适。

格瑞将练习卷翻到背面,顺势抬眼往左前方一瞄,隔着一条过道的雷狮一手撑头一手提笔,身体前倾整个人都要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的姿态令人不禁怀疑那笔尖是否挨过卷面。

视线下移接触到雷狮面前那张薄纸上,白的。

格瑞心下了然,面对逐渐逼近的任课老师依旧不为所动,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和眼前的题目奋战,放任自己的同窗恶友自生自灭。

然而等不到老师近身,好不容易消停了二十分钟的课时铃终是不甘寂寞地刷起了存在。不知是不是小半节课的蓄力起了作用,这一次开大让伤害值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饶是淡定如格瑞都被惊的一个手抖,万年不变的冰山面瘫脸也控制不住龟裂了一瞬。一时间教室里此起彼伏地响起吸气和惊呼声,更有甚者条件反射的一句“woc……”已经冒了出来。老师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出打的措手不及,缓了一会才回过神,正准备抬手示意安静,后面‘咣’地一声巨响帮他达成了这一目的。

不用看也知道是雷狮,即便如此格瑞还是放下笔抻了抻腰,然后往桌上一杵,不动声色地观看恶友在线表演闹翻课堂。

雷狮昨晚熬夜修仙,几乎是一宿没睡,踢踢踏踏踩点进教室之后不由分说往桌上一趴做好了一上午昏天黑地的准备。甚至放任安迷修一脸嫌弃地把练习卷丢在自己后脑。

TBC

对,金宝和卡卡都没出场_(:з」∠)_

有生之年把它肝完吧,在我肝完它之前不要看不要看ヽ(≧Д≦)ノ